首页 研究领域 研究产品 关于CTR 洞察中国 视觉CTR 企业招聘
 
注册  |  登陆   |  微博  |  English
 
 
  我们是CTR   |   我们的价值   |   CTR动态   |   媒体报道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新媒体编辑:未来五年还会有这个职业吗?
 

随着媒介环境的变化,媒体行业也不断变化出各种新的职业。各大媒体、各个公司和自媒体都在招的“新媒体编辑”似乎已经从一个新兴职业变成了平常职业,职位虽然热门但也饱受争议。一位具有十年社交媒体工作经验的时尚内容编辑通过以下七个问题向我们展现了新媒体编辑工作的不同侧面。


问:你的工作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答:社交媒体内容传播的变化非常快,每天的工作内容非常有趣刺激,但从长远角度来考虑则会让人担忧。我们的工作极大地受到社交媒体平台的影响,他们的战略调整和盈利模式的变化都会影响到我们的内容分发。如果他们某一天认为品牌和媒体内容不是用户所需,而决定不再为媒体提供内容分发的平台,到时我们就会无能为力。不过这只是个假设,我认为应该不会发生,至少不会完全摒弃这一功能。但目前在社交网站上的用户和流量增长速度已经比原来降低了很多,目前在我们这样的新媒体编辑工作上创造更多价值成为了一件难上加难的事。


因为新媒体运营初期的红利已过,社交传播已经不再有那么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这一行业的风光渐渐淡去确实让人感到沮丧。五年前,我的工作才刚开始成为一个新兴的职业。但我现在不确定在下一个五年后,这个行业会不会还是一个真正的行业,或者说会不会是一个有很大发展空间的行业。


问:社会对社交媒体工作有很多争议,你怎么看?

答:目前大众有一种普遍的印象,就是认为那些让人诟病的标题党文章都是新媒体编辑造成的。当然有一些Facebook的账号专门生产这种类型的文章,但大多数的新媒体编辑都有比较正规的媒体工作经验和背景,我们在工作中总是会努力权衡如何吸引用户点击的同时不要成为令人厌恶的标题党。


标题党的含义是具有误导性或煽动性的标题,点击标题之后呈现的文章和你所预期的不同。比如标题是“爆料!霉霉和她新欢的第一张合照”,然而点开之后发现是一张泰勒和她的新猫咪的照片,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标题党。如果内容确实是泰勒和她新交往对象的照片,那么就不算是标题党。有时不能因为这个标题吸引人去点开查看全文就叫它标题党。这些点击其实是阅读有趣内容必须经历的过程。


问:品牌和媒体在进行社交营销时有哪些一般人看不出的套路?

答:品牌和媒体在营销方面对社交媒体的利用和一般用户使用社交媒体的方式截然不同。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内容时,我们会利用短链接生成器、图片模板等工具,这些是一般用户进行内容分享时不会用到的。我们会提前规划好内容发布,通常每天发布的内容数量也会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大约40-50条内容),还要针对实时新闻进行回应或编辑即时消息。我们也会有一系列的广告推广工具,包括付费推广和内容形式都不是个人用户能够接触到的。


很多用户对我们的工作非常不了解,当我们发布关于一个品牌或者一个名人的内容时就会收到留言质问我们“这是广告吧?”,答案是“不,我们没有收钱推广”,因为如果我们进行利益相关的推广一定会作出公开说明,否则就是违反了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规定。


问:在时尚领域,新媒体编辑的工作你认为是否得到了足够的认可?

答:在时尚行业,新媒体编辑必定只能是幕后英雄。如果内容没有收到足够好的传播效果,我们会被指责,如果内容大获成功,功劳一般就会归于内容编辑。因为我们发布的内容没有署名,所以我们和一般编辑的福利有些差距,不会有很多媒体出游的机会和小礼物。不过总体来说还可以接受,我的薪水会高一些,虽然不能出游,但我可以自己利用假期去游玩。


问:你的工作身份会影响到你的个人网络社交吗?

答:其实我没有什么时间去进行个人网络社交。我知道有些新媒体编辑会很喜欢经营他们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但如果让我来选择,同样花费时间,为工作赚钱来社交和个人社交,我为什么要选不赚钱的个人社交呢?我认为我们中的大多数新媒体编辑要做好工作的同时兼顾运营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比较困难。大多数我认识的拥有社交媒体大号的编辑都是已经有众多粉丝并且会将这一工作转为专职工作。


此外,这些新媒体运营工作让我知道,想要成为一个网红博主的关键并不在于照片的质量或是运营策略,而在于保持足够苗条的身材或者拍很多时尚范儿的服饰搭配照片,而这些事情我都不会想列为我个人生活的重心。我也不会担心必须要运营好自己的账号才能得到我的下一份工作,我可以做一份ppt来证明我可以做到。而真正有压力的应该是那些没有足够工作经验的编辑。


问:有没有对社交媒体感到厌烦的时候?

答:当然,像其他人一样,我也有过厌烦我的工作的时候。但总体来说,我热爱互联网也喜欢跟人聊天,我不会希望社交媒体消失。完全脱离社交网络生活对我来说不太现实,我也不认为年轻人应该完全摒弃数字生活、远离网络社交。认为这种生活会让人变得不健康不快乐可能只是杞人忧天。


问:在社交网络上你遇到过的最奇葩或者最夸张的事是什么?

答:有些人以为他们的消息在网上不会被人看到,就口无遮拦地发表言论。我刚进入这个工作领域时非常在意别人的意见,有时我们会收到用户评论说“小编该下岗了吧。”我就会回复说“你好,我就是这里的新媒体编辑,我的名字是xxx,如果你真的觉得我应该被开除,我会忽略掉你这条评论,但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再搬回去和我的父母同住了。”通过这种方式,小编的人物形象会更加具象并且也为自己发声了。一般这样以后大多数人都会道歉,并且说明他们今天心情不太好或者他们以为他们在与机器人对话。虽然机器人编辑已经成为一种可能,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有新媒体小编在操作的。


现在关于网络欺凌和网络社区的讨论有很多,而我现在作为内容生产方也感受到了来自讨论的烦恼。我们总有一些超级闲的粉丝,不停地私信我们关于内容、社区甚至策略方面的意见和反馈。很感谢你对我们的关注,不过,如果你真的这么闲,今晚不要再盯着我们的账号了和朋友出去喝喝酒不好吗?




来源:digiday.com

作者:Jessica Schiffer

编译:张晓莉


 

了解更多,请联络:

李晨东
T+8610 8201 5388-8603
 
邮件管理    法律条款    站内地图    ©1995-2017 CTR Market Research    京ICP备05036647号
邮件管理